曾锡文:跨国公司在低碳经济中如何定位

时间:2011-08-11      来源:世界环保大会(WEC)      
【大】
【中】
【小】

作为一个跨国公司,到底在这个低碳经济中怎么定位自己,特别是在中国发展联合理化作为全球最大的日用消费品企业,我们可能是日化方面全球最大之一也食品方面全球最大的,但是大家都讲跨国公司富可敌国,但那个是什么国?真正对于中国这么大的体量即使作为跨国公司这么大的体量也是要考虑到我们能做什么,实际上我们怎么定位自己?我们把自己作为行业的领头羊,我们把自己作为整个低碳经济中的鲶鱼,要把怎么推动,怎么起到示范效应,而不是说我们能够做多大事情,关键是要自己给自己一个高标准来做,所以在联合理化全球2010年的时候就下决心,向全世界宣布到2020年我们在单位产品的无论是碳排放、水排放,水使用还有就是废弃物我们都要是减少一半,这样对于这么一个到2020年要做八千亿人民币左右的企业做出这么一个承诺,实际上对我们来说压力非常大,包括中国。我们提出口号就是"不因善小而不为",我们可能做的事情不大,但是我们会带动整个,因为我们面对大量的消费者,我们在中国有家都要有联合理化,我们怎么带动整个低碳经济呢?我们自己是这么做的,第一我们对自身要严格要求,做低碳,比如说我们在洗衣粉,洗衣粉的热风炉是做干燥的,做喷粉塔,过去只是烧煤的,这个本身就有二氧化碳的排放,后来就做天然气,天然气但是不可再生的,但是也越来越贵的,为了企业利益我们曾经考虑怎么降低成本,那时候有新的技术还是使用煤,喷煤粉但是我们研究来研究去觉得我们不能倒退,所以最后在整个全球第一家在这个行业里使用生物制燃料就是使用秸秆,在投资方面我们光合肥投了八百多人民币,我们做成以后每年减排1.2万吨碳排放,而且我们起到示范效应,很多工厂也包括国外斯里兰卡、印度都来这边把这个技术准备带过去。这是对我们自己,当然我们不止是做这个,我们利用太阳能从节水,我们把工厂做到零排放,然后每一项我们都自己有一个系统的,同时在上下游也在带动,我们这样的企业有大量的供应商,所以我们就跟环保组织,一块合作,比如马军是中国水污染地图网站的维护者,只要中国有造成污染的企业他都放在这个网站上,我们跟他达成协议,只要我们供应商在上面你就要通知他,你在这上面了,而且我们就会通知他你必须跟马军先生从名单上拿掉,如果你在一年之内不拿掉我们就把你揪入黑名单,如果再不能够改善我们就不适用你了,虽然我们可能费了很多劲,但是我们带动了上游,也跟下游合作,下游包括我们的客户,沃尔玛之家乐福还有乐购大的超市,同时我们也在整个产品的角度上,你说从一个消费者,让他为了低碳多花钱买我的产品这不可能,虽然他们有愿意环保的意识,但是在钱袋子日益干瘪的情况下他们还是很实际的,所以我们就是举手之劳做环保,在设计产品的时候就想到这个,比如我们洗衣粉和柔顺剂尽可能的做到少漂洗,在产品设计就要考虑这些,同时我们也有大量的广告,也跟消费者进行不断的互动,在全社会,对消费者和社会形成一种氛围。我们这个行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我们这样做有可能稍微成本高一点,但是对我的企业形象上来了,消费者认可了,我的竞争者就会跟,这就带动了整个行业的进步,从改革开放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就是起这个作用,一开始我们进来是在产品方面带动了,当然本地企业跟的很快,接着在销售方式、广告方式,现在你看看整个国企或者民营企业完全做的相同,现在我们提出更高的挑战,在可持续发展中提出一个课题,同时我们领头在前面跑,我们相信通过我们这样带动整个行业,带动这个社会产生这个意识,这就是我们讲的勿以善小而不为。

【纠错】

Copyright © 2007-2011 IEEP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Beijing Low-Carbon Strategy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