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o Amano:绿色发展之路

时间:2011-08-12      来源:世界环保大会(WEC)      
【大】
【中】
【小】

非常高兴参加世界环保大会,我想和大家谈谈最新的绿色发展战略,这同今天的主题“经济转型与发展中的低碳使命”也密切相关,OECD的绿色发展战略是OECD在2009年接受的一个非常具有远见的使命,当时正处在经济与危机当中,我们面临着许多经济和环境方面的挑战,各国政府发现在绿色增长方面遇到了双重的机遇,这两种机遇都能够帮助各国重新恢复经济增长,并且为长期以来的可持续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仅仅几周之前我们刚刚向来自四十多个国家的国家首脑和部长谈到了我们的战略,他们首先认为这是一个发展的战略。为什么要实行绿色发展?世界人口增长了4倍,经济产量增长了22倍,而化石能源消耗增加了14倍,广义的环境体系的承载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因为世界人口增长迅速,并且经济活动相当活跃,绿色增长就是为了解决应对这样的挑战,同时还增加经济机遇。

绿色增长有哪些新方面呢?自20年前的里约峰会以来,我们了解到绿色和增长必须是相辅相成的。绿色增长不是用一个新方式去代替绿色发展,绿色发展去如何实施可持续发展,这是关于如何给决策者和利益相关方提供非常实际的一些行动建议,因此我们的战略就是为了去提供一个可以达到的以及具有很强实践性政策框架。绿色增长有哪些好处呢?我们战略是给大家提供一种新视角去审视增长,世界经济向更加绿色的方向发展,并可带来重大的经济利益,比如说国际能源机构,估计在实现发展低碳能源体系过程中,将会带来17%的投资增长,这个时间段是在现在与2050年之间,而这一投资可以带来120万亿美元节约能源的收益,总体来讲我们的经济好处可以直接通过提高能源生产力,通过减少浪费和能源消耗并且通过确保自然资源的有效利用来实现。

我们在对绿色增长指标的初步测算中发现,环境和资源的生产力不断的生长,但是这些增长还不够,不足以让我们完全摆脱目前的环境压力,绿色增长同样能带来新的经济增长,还有工作岗位,因为绿色增长可以促进创新,带来新的绿色市场和绿色的经济活动。但是,我们已经可以预见到未来在这方面将有长足的发展,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仅仅看一下自然资源行业,同可持续环境发展相关的商业机会,可能会到2050年前达到2.5万亿甚至是3万亿美元。中国在可再生方面位于世界领先地位,相关的投资达到346亿人民币。如果不以绿色增长为主题,未来很有可能环境会真正的受到破坏,而这种破坏远远的超过了短期的经济利益,过度开采地下水就是很好的例子。中国和其他国家都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世界银行估计中国过渡使用地下水的成本已经达到GDP的0.3,而这种成本主要是来自农业领域的损失。那么绿色增长战略都有哪些关键的原则呢?绿色增长是对所有的国家都非常重要的,我们已经清楚的知道,实际上并不存在一种万用的灵药来实施绿色增长,不同的国家会采取不同的战略,要根据本国的经济和体制的环境来决定,还要根据他们的自然禀赋以及特殊的环境重点。但是各国之间还是会有一些共同之处,任何一种绿色增长战略都会需要这样的一些政策,能够促进经济成长同时能够以可持续方式管理自然资源,这些政策包括采取措施,鼓励创新,鼓励基础设施投资,并且鼓励设计全面的很好的产品,以及劳动市场。环境财政改革就是这个一系列政策中重要的一部分,比如说去征收更高的环境税,再加上更低的劳动税,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以增长为导向的成功的战略,有一些经济的措施,比如说对碳和资源征税,都是经济学家最倡导的一些方式来为创新提供更多的动力,他们认为这是以绿色方式增长的关键,像瑞典这样的国家在这方面就有着深刻的认识,1992年瑞典以税收的方式来解决二氧化碳污染的问题,他们仅仅花了两年的时间将污染物减少了三分之一,同时还提供了让企业找到灵活的方式,寻找成本最低并且最好的解决方式,新的技术解决方案也在不断涌,出现了大量的专利,瑞典的企业创新十分活跃,中国也很有可能会引入自己的环境税以及碳税,也许就在第”十一五”年计划期间,OECD非常愿意为中国提供相关的来自其他国家的一些经验和教训。

能源以及温室气体相关排放的税收可能极大的提高政府收入,如果发达国家使用碳税或者是拍卖温室气体目前排放达到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目标,这是他们在坎昆协定中所承诺的,他们就可能使GDP增加1%,也就是在2020年以前实现每年增长4千亿美元的目标,减少不好的政策,比如说对化石能源的补贴,这会为绿色增长提供良好的财政支持和财政机会,化石能源的补贴改革会为我们带来真正的双赢的机遇,应该能够在大多数的国家实现真正的收入增长,同时还能极大的减少温室气体排放,OECD估计,仅仅这一项政策的改革就有可能到205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10%。一些新兴国家例如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他们已经在这个领域的实施改革方面为我们立下了极好的榜样,包括拥有清晰目标的补偿机制,在北美也取得了相当的进展,比如墨西哥在2010年采取措施逐渐减少给汽油和柴油消耗所进行的补贴,美国政府也已经提出建议减少减税的措施,这种措施当时是鼓励和天然气的消耗,加拿大也要在2015年逐渐取消资本的成本。

因此,我们必须改变目前的增长方式,改变消费习惯,技术和基础设施长期的项目。中国正在快速的城镇化和发展过程当中,正好可以打破这种增长的依赖,使中国有自己的绿色发展道路。我们必须采取行动,能够开辟很多机会和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成本浪费,为了跨越式发展,绿色创新必须应该在社会里面更加的广泛得到推广,而且在各个国家之间相互分享经验,各政府扮演关键的角色,通过提供相应的研究,以及打破一些绿色技术的壁垒,加强相互市场的联系,并加强相关的国际技术的转移,一些非技术的改变和创新,比如新的商业模式,工作方式,城市规划和交通安排,同样对于促进绿色增长非常的重要。

在投资领域,改变规模是有必要的,这不是小问题,在全球债券投资有91亿美元只有0.012%属于绿色债权,以低排放的能源资源以及自然的交通系统,有些政府比如像英国采取一些创新的做法,来加强这种绿色投资,30亿英镑用投入他们新的绿色投资银行,这个资金可以鼓励150亿英镑的投资投入到这些绿色项目当中,到2015年。绿色工作是什么样的,比方说到2030年全世界可再生能源工业里面会提供2000万就业岗位,据估计,重新调整能源部门的结构,加强绿色能源结构可以提供很多新的就业机会,每兆瓦的发电能力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改变我们的能源结构涉及到系统性的变革,改变整个经济,作为一个结构调整,有些就业机会是受到威胁的,这些损失必须严格的管理,整个就业的影响不应该只是扩张,这种刺激显示劳动力市场结果会得到改善,假如我们从碳定价方面获得收益,是有利于促进劳动力市场的需求,我们劳动力市场有个仔细的设计和计划之后,都能确保我们劳动力市场是很活跃的,我们不是减少就业劳动力,而是增加这种就业机会。成功的政策改革能够引起我们所有利益相关方,涉及到我们企业和社区,我们的政策目标和选择必须非常明确,绿色发展正在开始,需要更多的政策支持与长期的政府的思想指导。对未来的规定也许有很多不确定性,这也就成为一些非传统的石油和天然气投资方的一些主要障碍,最终绿色发展的挑战是我们政府采取一系列的政策,必须明确表明把这种挑战影响到我们核心的经济的战略,我们需要经济和财务部长作为领头羊的作用,我们看到很多一些倡议出现在全球,很多这些倡议已经在这里发生,在这个山东省,在青岛城市我们都有绿色倡议。

最后用一个著名的谚语,如果你不能够衡量,你就不能够管理。绿色增长也不例外,我们的指标报告必须有一个宏观的衡量议程,最终制定一系列指标,可以涉及到绿色发展的各个领域,各个纬度。同时,我们需要各个国家,统计部门能够进行合作,推行这样的议程。

【纠错】

Copyright © 2007-2011 IEEP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Beijing Low-Carbon Strategy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