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书剑:城市化发展须重视保护地下空间环境

时间:2011-08-12      来源:世界环保大会(WEC)      
【大】
【中】
【小】

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文明的进步,环境保护的问题越来越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和热点,这些年大气的污染、水源的污染以及江河湖海的污染问题,以及节能低碳的问题一直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注,应该说中国的环保事业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我们这代人看得很清楚。我在70年代的时候,我曾在设计院当院长,和这些水源的污染问题,和水的问题打交道比较多,我那时候是国家设计院比较年轻的院长。在70年代和80年代,其实环保问题已经显现出来了。比如在1973年,当我们从法国引进了中国的第一台,就是辽阳化检厂化工设备的时候,地下水的污染比较严重,我觉得我们是搞水的,就感觉水质严重超标,但是老百姓不懂,觉得它是甜水。当时提出这个问题没人重视,实事求是的讲,当时我们连吃饭问题在70年代都是很成问题的年代在那种特殊年代,当经济发展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们对环保问题坦率说还没有排到重要议事日程。到80年代污染的问题可以讲比比皆是,因为我们接触水的问题比较多,很多城市的污染问题已经显现出来了。真正重视这个问题、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国家从90年代特别是2000年以后,力度逐年在加大,尽管有些国家,先进的西方国家说中国在这个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解决的力度不够,但是他们对中国不了解,中国这样一个底子十分薄,很多老百姓吃饭问题都成问题的时候,他很难想到环保问题,真正提到议程上是改革开放以来,当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时候,感觉到环境的问题非解决不可,肚子吃饱了,于是就想空气是不是受到了污染,水源是不是清洁,这是很自然的。我想总有一天环境问题将会成为中国人民的第一需要,那时候经济已经发展到更高层次,这是我的看法。

我谈到地下空间的问题可能就超前,现在谈地下空间的环境保护问题,很多人不理解,可是再过20年之后,这个问题就是现在保护地面、保护海洋、保护江河湖泊一样重要,为什么这样讲呢?地下空间的环境污染问题这是一个超前问题,但是我讲的这个地下空间污染问题绝不是耸人听闻的,因为这些年来地下空间过度的和无序的开发,加上规划之后,管理的缺位、错位和越位,由此产生的地下空间的环境污染问题越来越凸显,特别是近几年来,随着城市建设加快和城市化的进程,每年1%的速度往前发展,这个速度是很快的,城镇的规模不断扩大,人口越来越多,甚至到了膨胀的程度,城市基础设施的压力越来越大,像过去北京90年代初的时候,我在建设部,我们看当时的立交桥修完了之后,可以坦率说起了极大的作用,立交桥上没有几辆车,但是到二环到三环,为什么环数越来越多,交通越来越堵塞?就是因为车辆越来越多了。

最近这些年的发展,不是地面车辆多的问题,而是现在向地下的延伸。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基础设施越来越大,城市竞相发展地铁、隧道,大中城市,哪个城市如果不搞地铁,这个城市显然市长压力是非常大的,现在地铁已经成为了一个需要,也是一个时髦。现在地下空间我感觉到加上地下管线越来越多,密度越来越大,情况越来越复杂,可以说现在是纵横交错、上下叠加,各类管线造成事故频繁。这些年大家看到,这个事故已经严重危及了城市的安全运行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2009年济南市的一根燃气管道一年之内两次被施工单位拉断,造成几千户居民煤气中断,造成了城市的小瘫痪。特别是影响比较大的,像南京在728化工管道的爆炸,当时造成的影响极坏。郑州市去年五天之内自来水管两次爆管,这个非常惊人,我们是搞水这方面的,原来我在东北设计院当院长,没听说这个东西现在这么频繁,造成了当时叫“水漫半城”。北京城三元桥附近道路几次坍塌,上海整栋楼造成了塌方,还有工程大量的塌方,这些问题愈演愈烈。一方面看到我们国家经济建设发展之快,另一方面暴露了我们在地下管线的管理方面极度的缺位、错位、不到位。为什么呢?现在调查了几个城市,我们找了几个城市,共同反映的问题是对地下的城市建设档案资料不了解。

过去从解放初国家建委管理的时候,一直到90年代末期,管理得一直很完善,突然这十年就不知道谁来管,到现在也不明确,了解一下北京和广州,结果两个城市如实的把这个情况反映了,现在城市建设档案连一半归档率都达不到,资料丧失有一半,可想而知,现在解决这个问题,包括北京解决这个问题,不是靠图纸来解决问题,一出现问题就找活字典,多少年前搞施工,凭自己的记忆说这个地方下边有XX管线,这个管理听起来在我们这样一个泱泱大国,社会主义搞了这么多年,经济发展到这样的程度,还凭人的头脑对地下的记忆进行管理,可见我们的管理问题是非常严重、非常突出的。

城市地下管线呢,30多年管线管理的问题主要是什么问题呢?一个就是地下管线产权复杂,分别属于政府、事业单位和各种不同的所有制企业,从管理的职能看,涉及到城乡建设、电力、工业、信息、产业、广电、铁路、军事等十多个行业。大家一听就知道了,现在很多行业都是管自己的,最近这些年,特别是资料互不提供,管理协调的难度也非常大,扯皮是多年来一直扯皮,尤其是这些年来扯皮更严重,管理难度更大。这几年温总理在中南海听了我们的汇报,总理很感慨,温总理说那还不如让他们搞个拉锁得了,想拉开就拉开,想合上就合上,某一个城市为了迎接一项活动,在市政府的门前一条道路一年之内修了三次,造成了极大的浪费,很可怕。现在经济上再发展、生活水平再提高,也没有到这种程度,这种浪费十分惊人,很可怕。

现在就是这种权属的管理上归十几个行业管理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现在全国有供气、供热地下管网约有156公里。其中,城市地下管线,再加上小区的地下管线,全国城市地下管线总的数量约300万公里,当然还不包括工业管线、电力管线和电线电缆。总的问题归纳起来有这么几个,一个是管线的问题重视不够,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门长期存在着重地上、轻地下的观念,某些领导还存在着偏颇的政绩观,这个成绩就是钱的投入,都愿意往地面上投,比如高楼大厦、广场绿化,现在叫什么亮起来等等。现在我感觉到地下的管线问题长期投入不足,标准偏低,所以造成了很多省市领导讲,地下的问题让他们坐在随时可以喷发的火山口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了。这个长期投入不足,特别是给水管道,很多城市排水管道从解放到现在没换过,如果在地面上早就换掉了。相当一些城市里头,市长不重视这些问题,投入也不往这里投,所以我这次提到的地下问题,总理很重视地下问题。作为一个合格的市长,不是光看地上,还要看地下,国外的经验是先看地下再看地上。

第二是责任不清,协调困难。各管线的经营管理单位负责管理,需要综合协调、共同完成的工作,如建设的时序与综合。

第三是档案资料不准确,没有实现信息共享。这些信息分散在不同的管理部门,地下管线的变更档案资料,很多没有竣工测量,不能及时归档,档案信息不能动态的更新,归档率大城市普遍不到50%。有极少数的城市比较好,比如长沙市,关键是市领导抓得好。

第四是管线铺设混乱。据了解北方地区140个城市热力管线有3.9万公里处于老化、超期服役状态,占总数的32%。这些供热燃气管道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如果爆炸了,城市的安全运行、环境污染问题就都出现了。

第五就是国家标准出台问题,现在极需要国家标准尽快出台和规范。

第六政策法规尚不健全。

我有以下几个建议,我也不详细再谈了。

第一、建议国务院要成立城市地下管线部级的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城市地下管线的综合协调机制。

第二、组织城市地下管线的普查,现在地下管线究竟分布的情况是什么,很多城市根本讲不清,这个问题隐患很大,要急需开展普查。这个据说建设部已经开始这种普查工作了。

第三、建立全国统一的城市地下管线的公共信息平台,就是信息共享,我也不展开谈了。

第四、要加强各类管线标准规范的协调和修订工作。

第五、加强城市地下管线管理的立法工作。这个立法非常重要,通过立法要完善地下管线管理体系,明确各方职责和监管主体,地下管线信息管理责任机制,市政设施安全保护机制等等,规范信息归档入库。

第六、尽快进行地下空间利用规划。地下空间利用规划在90年代有的部委已经报到国务院,由于各部门的扯皮,也不为人重视。可以说经过了20年,关于地下空间规划和地下管线的规划,从现在来讲,从国家的层面看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据我了解很多先进的国家早在半世纪以前把这些设计都搞过了,特别是地下管廊,特别是在大连开发区,我当时带着国家七大设计院,尝试了中国第一条地下管廊的问题。七条管先给水、排水,包括煤气、燃气、电信等等,七条管线修的一条管廊,事隔20年了,现在很多城市推进的非常有困难。现在大连市和长沙市正在地下管廊建设方面进行了一些新的尝试,这个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不能各自为政,想修到哪里修到哪里。当然这个工作协调的难度也是非常大的。

我这个题目和环境非常有关,因为现在环境问题,从天上到地面,到地下,这是整个的立体,我看现在已经发展到地下竞争了,这个问题要及早的介入,及早的解决,防患于未然,我希望地下空间的环境保护问题能够及早的提到日程上来,得到政府和各界的重视,保护我们仅有的地下空间。

【纠错】

Copyright © 2007-2011 IEEP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Beijing Low-Carbon Strategy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enter